CNENA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曝 光 台 > 正文

会展之都不容“李鬼大师”长袖善舞


  会展之都不容“李鬼大师”长袖善舞
 
  所有的展会都应该有这样的诚信与担当:“大师”如果“水”得穿不上底裤,我们绝不能提供机会与之“裸奔”。唯有拧干失信的水分,唯有恪守责任的底线,才能赢得信任拥抱未来。
 
  一个规模不大的茶博会,竟然“钻”进了四个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”。“大师”售卖的紫砂壶价格从几千到上万元不等,并称“比在宜兴卖得便宜多了”,保证“升值空间很大”。——如您所见,深圳晚报很认真地扒了扒这些混迹茶博会的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”的底裤。
 
  两年前,央视《经济半小时》曾关注过遍地皆是的紫砂假壶乱象:紫砂壶大师级人物每年的作品仅二三十把,有的甚至一壶难求,市场上刻着大师名字的紫砂壶却随处可见。如今更进一步,“李鬼大师”们开始直接跑展会了。紫砂界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,总共不到十位,来参加茶博会的居然就有四位,虽然给足了深圳市民面子,却显然不符合逻辑——大师们的紫砂壶,何曾如此滞销?
 
 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是中国轻工业联合会、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授予行业顶级泰斗的特定荣誉称号,本次参展的四位“大师”,证书却都是“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”颁发的,而该组织近期已被民政部公布为“山寨社团”。打着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”的旗号,将一把普通的紫砂壶动辄卖到上万元,这对消费者其实已经涉嫌构成欺诈。而对“李鬼大师”们来说,只要卖出一把壶,办假证的所有开销就全都赚回来了,可谓暴利。
 
  办个假证用以唬人的骗术,其实一点都不高明;借了紫砂壶的高端外衣,对欠缺相关知识的普通人,却可能颇具迷惑性。这就要求展会组织者,严格承担起自身审核责任。打假“李鬼大师”,深晚记者并没有动用任何特殊资源,仅凭公开资料就可以证伪;展会组织者只要稍加验证,同样能够轻松扒开“李鬼大师”的底裤。一次茶博会居然来了近一半紫砂壶“大师”,假到如此显眼、如此有恃无恐,令人错愕。
 
  有人问,“你说什么叫大师?”在他们看来,“从小做壶做到老,做了很多年的,所以大家叫他们为大师。”这番“很傻很天真”的诡辩逻辑,让人很诧异。就像明明看见一群骗子涌入展会,却“很圣母”地感叹:骗子也不容易,你们就多少挨点骗吧。慷他人之慨自然大方,尤其是自己还能间接获利;可是,消费者的权益不容侵犯,茶博会的牌子不容破坏,深圳会展之都的品牌形象更不容抹黑。
 
  蓬勃发展的会展产业,与深圳经济发展息息相关。高交会、文博会、光博会、安博会等等,已经成为在全国占有绝对优势地位的行业大展,推动相关产业走在全国前列的同时,也是推动深圳产业转型升级、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有力推手。正因为如此,我们绝对不能容许任何一小粒老鼠屎在会展产业的混入。“一只38元的虾就抵消掉了山东旅游局几个亿的广告效果”,这样的教训足够深刻。
 
  要把金字招牌擦亮,就得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我们打假茶博会上的“李鬼大师”,正是基于一种拂拭的态度,不让尘埃得以累积。所有的展会都应该有这样的诚信与担当:“大师”如果“水”得穿不上底裤,我们绝不能提供机会与之“裸奔”。唯有拧干失信的水分,唯有恪守责任的底线,才能赢得信任拥抱未来。


新展快报
不吐不快
热门展会


热·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