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NENA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节事资讯 > 正文

2017南京戏剧节开幕 多位大碗倾力助阵




图为舞台剧《红楼梦》剧照。
 
  2月28日,由南京市委宣传部、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主办的2017南京戏剧节在宁开幕。本届戏剧节将一直延续至12月,赖声川、林奕华、陈佩斯、张国立、陕西人艺、开心麻花等名导、名角、名团的经典剧目将先后登场,为观众带来30多场精彩演出。当天,香港知名导演林奕华带着他的舞台剧版《红楼梦》出席开幕仪式,和观众分享这部他用现代视角解读四大名着的收官之作。
 
  2005年,一次合作洽谈,对方问林奕华有什么项目可以长期做的,林奕华脱口而出,“四大名着”。凭一己之力,把四大名着搬上舞台,野心不可谓不大。忆起往事,林奕华也笑了,“其实刚开始真的只是抱着一个侥幸心理,我当时也不知道要做什么、怎么做,就想着先把路走出来。”
 
  这一走,就是8年,其间尽管波折无数,但却给观众留下了四部用不同视角解读经典的舞台作品。林奕华解读名着,似乎总是能独辟蹊径,呈现作品另一面的特质。比如将于4月在宁上演的《红楼梦》,竟用12位男演员来演绎大观园的种种,对此大胆尝试,外界自然争议纷纷。
 
  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林奕华面对质疑倒显得很坦然,“一直以来,我的方式就是对话而不是还原。希望通过戏剧思考让经典和现实发生关联——文学价值之外,这些经典名着对现代人的现实意义究竟体现在哪里?”在林奕华看来,如果只是把老故事重说一遍,和现代人无关,那还不如不做,“我希望观众不要带着老经验走进剧场,最好是暂时忘掉一切,跟着我们的舞台重读经典,不是文字表象的阅读,而是更深刻的文化阅读。”
 
  舞台剧版《红楼梦》共17场,但林奕华将段落顺序完全打乱,以一个失宠疯癫的沧桑妇人“贾太太”作引,将剧情引入一个名为大观园又似警幻司的场景中,每一场戏尽管标明了原着中对应的回目,但台词内容却并不限于这一回。王熙凤成为贯穿全剧的脉络。因为在林奕华看来,王熙凤是全书中最为现代的一个人物,精明、能干、冷酷、手握大权、独当一面、受宠同时却缺爱。“她不仅仅是一个现代女性,同时也是一个现代男性,她身上有男性的部分,她从小也是被当作男孩养大的。”
 
  《红楼梦》有100多万字,舞台剧只有3个小时。如何能让观众尽快入戏?林奕华用一首老歌破了题。
 
  开场,林奕华特意采用了一首听起来颇像广场舞配乐的上世纪70年代流行歌曲《你把爱情还给我》作为序曲。“这首歌,现在的观众一定没有听过”,他笑着说。那时,香港流行音乐还没成为产业,姚苏蓉的这首歌也是他偶尔去看电影时听到的,是那个年代名副其实的“洗脑神曲”,音乐一响,就有一种浓烈的俗世味道扑面而来,一下子把观众推进王熙凤的情境里。
 
  开头的“闹”,是为了反衬后面的“冷”。家长里短、鸡毛蒜皮的表层之下,掩藏的人与人之间的角力,让人心寒。
 
  该剧由“90后”演员挑大梁,林奕华并没勉强他们读原着,而是让他们听上世纪70年代的流行歌曲,比如《美酒加咖啡》,看故事片《彩云飞》《迷魂记》等,认识心里的另一个自我。对此,林奕华自然有他的一套理论,“我不想做让演员和观众看书识字的事,而是要让观众从经典中看到当下的社会和文化。现代人是很分裂的,但观众一定要过这道关,娱乐是走向你,但文化是你要走过去。”
 
  探求经典的现实意义,在《红楼梦》中呈现的就是现代人的焦虑和困境。《红楼梦》跟这种焦虑最相通的一点,就是“里面没有一个男人让女人幸福”。在这种主题下,林奕华选择让男演员来反串12金钗,“我就是要有一种“男性原罪演绎女性宿命”的感觉,因为男人不懂得女性的焦虑是什么。他们用着《红楼梦》原着中的语言,在完全现代的场景中演绎,这种反差会让观众思考。”
 
  做了这么多年戏剧,林奕华觉得最大的成功就是能让观众可以在剧中找到与之对话、与自己对话的乐趣。拆了红楼,释放了梦。敢于大胆尝试的林奕华,自然做好了让观众质疑的准备,他希望观众能到剧场来看一部“林奕华心目中的曹雪芹”,“舞台就是一面镜子,反射着你的生活,希望观众能在舞台上看到自己。对于你们的困惑,我只能给出问题,但给不了答案。人生的路,本来就不是只有一条。”


新展快报
热门展会

热·读